學童問題 除了教育政策外……

family eating

田方澤

近一年前的學童自殺悲劇,社會一片愁雲。針對諸等事件,政府成立了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,檢討學童自殺的成因。坊間意見除了譴責不負責任的教育局長外,大多將學童問題歸因於學校教師和社工支援、競爭性的教育制度和競爭性的社會環境等,尤其近年社會關注TSA(全港性系統評估)和學生壓力的問題,更傾向於此討論。

作為教師,長期與學生相處,面對社會討論各種學童問題,我要提出的疑問是:學童問題只是教育制度問題嗎?大家都認同家庭對子女的照顧責任;要反思的是,為什麼家庭不多關顧子女,以及在子女出現各種行為問題時,不能及早察覺?

香港是「家庭友善」的嗎?

學童面對的問題,更多的是家長沒有時間照顧子女,包括與子女溝通、互相了解,處理其心靈需要。但當家長亦面對長工時,回家也就沒有時間和精力與子女相處。

瑞銀集團於2015年的調查顯示,香港人平均工時每周50 小時,在全球71 個調查城市中位居榜首,每年比最少工時的巴黎多1000小時;年假17.2日,排在受調查城市的尾段。

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的葉兆輝教授曾於一個訪問中表示,其中一個個案的學童母親任職酒樓洗碗清潔工,父親是夜更保安員,小朋友「出事」時,兩人皆「唔知發生咩事」。

一個社會缺乏「家庭友善」政策,如標準工時、彈性工時、家庭假期等,學童的成長就更難得到照顧。如果父母可以減至每天8小時工作,或避免無償加班,在工作時間和經濟上減少壓力,就能有更多時間與子女相處。

防止自殺委員會的最終報告,提及涉事個案當中,四分之一學生來自單親、離婚╱喪偶或再婚的家庭,對子女照顧面對的困難也更大。報告提及需訂立標準工時等措施,但因「超出委員會的職權範圍」,未有深入探討。而同時近期在研究訂立標準工時的標準工時委員會,卻似乎未見深入思考標準工時與家庭照顧的關係。

關注勞工權利紓緩社會問題

除了學童問題,不少社會問題諸如長者照顧、殘障照顧,簡單至夫婦不和、都市壓力等,都與香港僱員的工作條件惡劣息息相關。與其由政府左補右貼,亦左支右絀,不如從根本釋放香港人家庭照顧的空間。

每每談及勞工權利和政策,小如近月社會關注收銀員座椅問題、大至標準工時和侍產假等課題,政府與資方皆屢用「成本上升」、「經濟艱困」等理由推搪。然而撇除金錢成本,社會為此付出的代價也是巨大的。

要解決問題,立法強制資方保障勞工權益,是第一步。但歸根究柢要思考的是:整個社會的氛圍,將勞工視作人抑或機器?假如是機器,較短的休息時間、劣質的吃喝睡,便可最低限度地回復,重投生產。但如果視之為人,就要活得更有質素、工作條件更好,尊重勞工的個體發展和家庭生活,才能真正紓緩社會矛盾。

作者是教協會理事及職工盟執委

文章於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一日在明報刊登

Leave a Reply